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天府论坛>>正文
(第419期)【绵阳校区】孔子的智慧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5-18   发布机构: 阅读次数:[]  

 

图为讲座现场

 

2017年5月10日19点,我校有幸邀请到同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同济大学人文通识教育中心主任刘强教授在学术报告厅为我校学子开展主题为:“孔子的智慧”的学术报告。

刘教授以自我亲身感触分析了中华传统文化的发展现状,最近十年,刘教授和《论语》结下了不解之缘。读之,学之,讲之,注之,循序渐进,步步为营,曲径通幽,乐此不疲。但教授却认为这份缘,似乎来得有点迟。反思烦躁的当代社会、烦躁的人们,特别是经受过近百年反传统思潮的强势侵袭,领略过欧风美雨无孔不入的浸润洗礼,扮演过或主动、或被动的各种新锐角色之后,完全乱了方寸、失了方向、画不成方圆的现代人,已经在思维方式、话语形式、学术范式、处世模式诸方面,发生了深刻而巨大的“基因突变”,自以为“是”、且自以为“新”的我们,怎么可能会向故纸堆里的经典示好?向被扫地出门的传统示弱?向充满道德教训的《论语》示爱?向被泼了一百多年污水的孔夫子示敬呢?近年来,传统文化复苏气息不断加强,其缘由便是孔子的智慧。中华传统文化之所以具有源远流长、生生不息的传承性和延续性,其最为突出的贡献者也便是孔子。今晚的讲座,正是引领我们“回正”,回到源头活水,回到祖宗家法,回到母语和故园,回到仁本和中道!

首先,刘教授对孔子的生平事迹做了详细的阐述,让大家对孔子的认识更加深刻、全面。孔子,子姓,孔氏,名丘,字仲尼,祖籍宋国栗邑,出生地鲁国陬邑。孔子的口述自传对其一生做出了理性的自我认知与自我评价,其言道:“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踰矩”。孔子的出生与其天命相似,拥有着不同寻常的传奇色彩,孔子生而七漏,头上圩顶(意为头顶凹陷),而又因其母曾祷于尼丘山,故名“丘”,字“仲尼”。孔子幼年间极为不幸,早年丧父,家境衰落。他曾说过:“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年轻时曾做过“委吏”(管理仓廪)与“乘田”(管放牧牛羊)。虽然生活贫苦,孔子十五岁即“志于学”,故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他善于取法他人,“三人行,必有吾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便是对他学无常师,好学不厌的真实写照。孔子“三十而立”,并开始授徒讲学。凡带上一点“束修”的,都收为学生。如颜路、曾点、子路、伯牛、冉有、子贡、颜渊等,是较早的一批弟子。“四十而不惑”,孔子活到四十岁时已经达到了“智者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当到达五十岁之时,已经达到了“勇者不惧”的境界,明确了其自我所肩负的伟大使命。刘教授也对“知天命”一词做了详细的讲解,“天命”是哲学的宇宙来源,这是形而上的思想本体范围。其“知天命”具有三层深刻含义,其一,“天命在我”,即孔子明白自身传承中华传统文化的责任。其二,天不佑吾,孔子也自知生逢乱世、社会动荡,未必能实现自我的理想追求。其三,便是孔子的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勇者气节,是一份坚忍不拔的勇毅,是一份敢为天下先的豪迈。“六十而耳顺”,孔子六十岁时,进一步提升自我,达到了“仁者不忧”之境,无论是忠言逆耳,或是阿谀奉承,孔子都能做到顺耳顺心。“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七十岁能随心所欲而不逾越法度,做到自由与必然的统一。孔子在自述其学习和修养的过程,我们不难发现这一过程是一个随着年龄的增长,思想境界逐步提高的过程。就思想境界来讲,整个过程分为三个阶段:十五岁到四十岁是学习领会的阶段,五十、六十岁是安身立命的阶段,也就是不受环境左右的阶段,七十岁是主观意识和做人的规则融合为一的阶段。在这个阶段中,道德修养达到了最高的境界,做到了“独与天地相往来”。正是孔子不同寻常的人生历程才造就了这一位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政治家,才成就了这位“大成至圣先师”、“万世师表”。

对孔子思想的深入学习过程中,刘教授以孔子的生命智慧为题详细讲解了智仁之辩、智义之辩以及智直之辩三大核心,其智仁之辩,重智在仁中、仁是智之根,智慧服务于仁德的范围,重视仁德的本位思想。在讲解智义之辩时,刘教授以孔子负盟、尾生抱柱、孟子援手三个故事为例,强调了智在义中、义为智之魂的思想。其智直之辩,子曰:“可与共学,未可与适道;可与适道,未可与立,可与立,未可与权。”在义智与权道的权衡两难中道出了智在直中、直是智之骨的深刻道理。在智直之辩中,也延伸出了“大义灭亲”与“亲亲互隐”的矛盾,刘教授针对这一问题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大义灭亲”与“亲亲互隐”,正是法家与儒家之不同,苛政与仁政之分辨,极权与良权之分野。父子相隐,不过是权宜之计,其出发点不是包庇犯罪,而是本能的选择绝不主动的加害于亲人罢了。盖父子之亲,先于君臣之义,前者属于“自然法”,后者则属于“实在法”,后者必须以前者为前提,当两者发生冲突时,后者亦当为前者稍作妥协。特别是在我国文化中,礼制远比法制更具融摄力,父子之亲又为礼制所规定,故不能因刑而违礼、因法而悖情、因君而杀父、因国而灭家。

孔子一生勤于学习,勇于探索,建树卓著,就其主要贡献而言,其一,兴办私学,打破了学在官府的官学垄断教育,并培养了大批学子,孔门三千弟子,身通六艺者七十二人,教育成就古今中外鲜有其匹。其二,孔子是中华道统的奠基者,建构了仁礼并重的价值体系、内圣外王的治理之道和中和兼美的道德文明。其三,作为中华学统的开创者,成为了中华文化的恩人,“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正是对孔子文化价值的认可,晚年删《诗》、《书》、定礼乐、赞《周易》、修《春秋》,中华学术文化全体大用,悉在六经中开出。其四,孔子一生好学不倦,勇猛精进,自强不息,超凡入圣,为后世确立了圣贤可学可至的高标懿范,感召千秋万代。夏曾佑著《中国古代史》,有云“孔子一身直为中国政教之,中国历史孔子一人之历史而已”。柳诒微著《中国文化史》,有云“孔子者中国文化之中心,无孔子则无中国文化。自孔子以前数千年之文化赖孔子而传,自孔子以后数千年之文化赖孔子而开”。这几句话便阐述了孔子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刻影响,绝非对孔子本人的过分推崇。

儒学的刚健与仁厚、理性与诚敬、通达与包容、变革与批判、精进与坚守,皆非一时、一地、一人、一家之所独有,而应该、也一定会薪火相传、继往开来、永垂不朽!孔子的智慧相信也一定会不断彰显、不断学习、不断升华。

团委宣传部(绵阳):周建志

责编:邓越月

2017年5月11日


绵阳校区:四川省绵阳市科创园区九洲大道中段 成都校区:四川省成都市东三环路二段龙潭总部经济城内

版权所有:西南财经大学天府学院 © 2002-2017

蜀ICP备060163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