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天府论坛>>正文
(第418期)【绵阳校区】道路研究与“路学”:以藏区公路为例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5-06   发布机构: 阅读次数:[]  

图为周永明教授

 

2017年4月26日19点30分,我校有幸邀请到了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校区人类学系教授,南方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院长周永明教授在学术报告厅开展主题为:道路研究与“路学”:以藏区公路为例的学术报告。

周永明教授在海内外学术界以发现独特研究视角和开辟新的研究领域著称。1999年被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校区人类学系聘为助理教授,2005年升任副教授并获得终身职。著有《二十世纪中国的禁毒运动:历史,民族主义和国家建构》、《历史语境中的网络政治:电报,互联网和中国的政治参与》等英文专著。近年主要从事全球化时代道路建设影响的“路学”以及海外华人民族志研究。周永明教授近来的工作重点转向全球化及其对中国西南地区影响的研究。受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和安德鲁梅隆基金会的资助,近两年研究中国西南边疆大规模道路建设对当地民族经济文化及生态环境的影响。周永明教授倡导的“路学”研究,在国际上受到愈来愈多的积极反应,现在已经形成一个跨学科的研究团队。

在报告的开始时前,周教授首先展示了他与其团队近来在路学方面所取得研究成果。当今,中国农村“要致富先修路”的口号早已深入人心,不少人民认可高速公路是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手段。而周老师认为却不仅如此,他从跨学科的角度,跨出“道路生态学”“道路经济学”“道路社会学”的某一单一视角,主张对道路进行综合性的研究。什么是路学?对于我们在座的同学而言,或许都感会到陌生。他讲到“Roadology”研究思路就是把道路看作变化的催生者(Agent of change),用以考查社会文化生态环境的变化与稳定。但在其中仍然存在一些学科壁垒,十多年过去了,“路学”依旧发展缓慢,而并没有形成完整的学科体系。在周老师的“路学”框架中,首先提到了功能主义的实证分析,从这个角度给大学生们分析了史迪威公路修建的目的、功能与使用等现状。不仅关注道路的修筑过程及其相关社会历史因素,同时注重其象征性层面上的文化符号建构。不仅强调道路的实际使用功能,而且注重其更加广泛的消费价值,以彰显道路的现代性意涵。

在报告过程中,他生动地以川滇藏区为例,讲述了藏区道路所经历的三大不同时期的发展:1905至60年代,为了将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与中国中心地区联系起来,这一地区经历了一次以政治为目的大规模修路。1970至80年代,为了让少数民族接触更多的现代文明,并与计划经济接轨,第二次以现代化的目标的修路得以开展。1990年代后期,混杂着“发展”的现代化观念和“可持续”的后现代观念,当地文化被重新定位,开始转型为大众旅游和文化资源的热点。而这一系列的转变更是推升了当地各族人口的流动性和相互接触的机会。首先,外来文化观念以及藏民的社会组织和生活方式发生了众多变化。例如,当地一妻多夫制逐渐开始瓦解。其次,当地人的传统生计也发生着巨大变化。以前主要经济来源是畜牧业,辅以伐木和有限的农业生产。而现在因为松茸能够在保鲜的状态下送到国内外市场,售卖松茸成了主要的生计方式。最后,生态环境也受到其影响,森林覆盖面积下降,大量游客被引入,让原本仅存于滇藏的滇金丝猴无处安居,金丝猴数量也逐渐减少。

通过对这一系列问题的讨论,周老师发现从修路的动机到修路的后果都涉及到历史、文化、社会和生态的方方面面。为了更全面地了解道路建设的前因后果,他采用了“生物文化多样性的框架”的方法,将道路视为变化驱动者(agent of change),在对当地语言、宗教、社会及文化的状况有所了解的基础上,再着重考察近年来大规模的道路建设带来了何种影响,从而掌握文化多样性变化的轨迹。

为深入了解汉藏公路的发展史,必不可少的便是茶马古道的研究。汉藏公路的生产分为若干个阶段,1950年代前为初始期,以剿匪和固边为名在川、青、康、甘地区开始了零星的修筑。1950至1960年代为第二阶段,其间青藏、川藏和滇藏公路的修筑主要服务于解放军进军西藏和应对中印边境冲突。可以说,此阶段的筑路活动是构建新兴民族国家的手段,政治军事目的占了主导。1970年代至1990年代中期为第三阶段,,藏区的公路网络得到进一步扩展。而进入1990年代中期后的第四阶段以来,汉藏公路修建规模空前庞大,各级政府的动机和目的更为复杂。除了政治国防战略考虑外,促进旅游发展地方经济,成了地方政府积极参与修路的直接动力。和以往的现代化发展理念相比,当代的修路活动折射出后工业社会的价值取向。据数据统计,从2000年的22503公里,到2013年的70591公里,汉藏公路的建设在过去十多年里呈现突飞猛进的态势。汉藏公路的使用以前汉藏公路的主要用途是改善交通运输、促进人员物资流通,服务不同政经目的。同时,也为当地人的日常生活所用,便利出行、经商、放牧、劳作。对于朝圣者而言,新修的公路也提供了通往朝圣之路的一个新的选择。1990年代以后旅游的兴起,给汉藏公路带来了一种新的使用方式。因为对旅游者而言,公路不仅仅是达到其目的地的功能媒介,而且也变成使用目的本身。旅游者更为关注的是公路含带的历史、文化、宗教、景观、记忆、象征意义,对旅游者而言,公路本身变成了消费品。

在这个意义上,汉藏公路的建构和消费成为一个连续不断的动态过程,值得加以仔细审视。从以往强调生产和使用,到近年来的建构和消费,标志着汉藏公路历史上的一次重要转型。当前汉藏公路建构最显著的特点就是不同利益相关者的殊途同归。无论是地方政府、商业资本还是专家学者,似乎齐心合力地将其建构成具有丰富消费价值的空间,以满足各种人群的需要。宗教文化的因子被刻意放大,汉藏公路被建构为朝圣之路和圣洁之路。愈来愈多的游客被这一空间建构吸引而来,其后又以口传、影像、博客、游记的形式贡献于汉藏公路的进一步建构,完成空间形塑社会行为的同时又被社会行为生产的双向循环。汉藏公路的消费不仅被建构成纯净、圣洁、壮美的空间,同时又被称作具有满足人们观赏、怀旧、思索、反省、升华、转变和挑战自我的需要,导致了汉藏公路“消费者”的日益增多。

在报告的最后,周教授用多组照片反映了道路的价值,讲述了这是一种奉献、一种牺牲精神,但又充斥着对未知的恐惧。当下对汉藏公路的消费,很大程度上是以汉族为主的一种单边性行为,沿线藏族的历史文化自然景观通常被建构和被消费,鲜有研究者关注当地人的发声、参与和反应。所以汉藏公路研究应该强调消费过程的复杂性,对不同群体的不同感受、体验、应对甚至反堵做多面性考察。通过周教授的讲述,我们对“路”有了更多的了解,更喜欢行走于路上,对川藏线有了更美更深的想法。

团委宣传部(绵阳):邓越月

责编:周建志

2017年4月26日


绵阳校区:四川省绵阳市科创园区九洲大道中段 成都校区:四川省成都市东三环路二段龙潭总部经济城内

版权所有:西南财经大学天府学院 © 2002-2017

蜀ICP备060163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