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天府论坛>>正文
(第407期)【绵阳校区】故事的传承——中日佛教民俗文学交流中的蜀地故事
作者:  发布时间:2016-12-19   发布机构: 阅读次数:[]  

 

 

2016年12月15日19:30分,我校有幸邀请到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日语系主任李铭敬教授为我校学子开展学术讲座。其主题为:故事的传承——中日佛教民俗文学交流中的蜀地故事。

首先教授以佛教与蜀地的关系为线索引入本次讲座主题,巴蜀地区是北方丝绸之路与南方丝绸之路的交汇地,也是佛教传法的重要通道。历史发展过程中,佛教在巴蜀地区的发展从未停滞。在巴蜀地区,尤其是东晋南北朝时期,北方战争频仍,巴蜀成了建康中央朝廷通向西域的必经之路,西域僧人和汉地僧人频繁来往于此,促进了蜀地佛教的发展。根据考古材料,汉以来在西川一带散步有不少的佛教文化遗迹,包括佛像及佛教造像题记等。乐山、彭山、蒲江、成都、绵阳、茂汶等西蜀一线,正是汉末至南朝时段内佛教传入蜀中的重要地带。南朝时,西域僧人来中土传法,常辗转西蜀,而后东下荆楚,抵达建康。隋末唐初,中原群雄纷争,四方高僧多避乱入蜀,佛教盛极一时。更有书籍记载:“时天下饥乱,唯蜀中丰静。故四方僧投之者众,讲座之下常数百人。”他们长居蜀地讲学传道,使蜀地佛学一时为全国之冠。中国佛教史上的重要人物玄奘也在唐初入蜀求学,并于高祖武德五年在成都受具足戒。西川蜀地,西川作为行政区划名,开始于唐代。至公元757年,将原来的剑南节度使分为剑南东川节度使和剑南西川节度使,剑南东川简称“东川”,剑南西川则简称“西川”。到了宋代,有设置了西川路。从此,“西川”一词便为人们熟知。咸平四年分置益州、梓州二路。由此可见西川蜀地深受封建各王朝的重视,对蜀地集权管理的加深。蜀地先进的印刷术也推动了佛教书籍的推广与传播,在佛教文化交流与传承的过程中发挥着中流砥柱的作用。《金刚经》中多处注明过家真印本或西川印本,便很好的说明了它是地地道道的蜀刻本。除此之外,宋蜀版大藏经又称开宝大藏经,略称开宝藏。开宝四年,宋太宗派遣张从信至板木特产地益州,开版雕造大藏经,费时十二年完成,而于汴京(开封)印经院印刷。全藏依据《开元释教录》入藏录所载经目为基础开雕。此板雕成后,广泛流传于邻近诸国。对后世中国、朝鲜、日本、越南等国大藏经的刊行影响颇大。例如奝然学习大藏经,并将其传入日本,对日本佛教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概而言之,蜀地在佛教文化发展、传承的过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这不仅是蜀地的骄傲,更是世界的骄傲。

王勃与蜀文学有着怎样千丝万缕的联系呢?王勃,初唐四杰之一,其诗文创作在文学史上享有盛名,在学术上著述盛广。在初唐文学、经学、哲学、宗教等方面都有独特的成就。王勃一生道路坎坷,被逐出王府后,自长安登程,观景物于蜀。其间,诗歌文集、寺庙碑文作品繁多。最为有名的便是《送杜少府之任蜀州》,王勃诗集在我国流传较少,其诗序较早流入日本,王勃诗集现今被视为国宝珍藏于东京国立博物馆。日本对于王勃诗集的学习也是值得一提的,由于日语成型较晚,虽有口语但缺少实质的语言文字,于是,日本留学生、僧人等便学习中文汉字。在诵读中文诗歌时,通过以符号的形式转变为日语语法、语序。王勃文学的广泛传入日本便很好的证明着中日文化的传播与交流,也正是日本遣唐使、留学生、僧人等群体的不断拜访学习,一方面推动了佛教文化的发展,另一方面,更有利于中日文化的交流与互鉴。

故事的传承中故事必然是值得一提的,佛教灵验故事,概括而言,就是指佛教信徒用来宣传佛、法、僧三宝神奇灵验的短篇故事。将这样一些短小的故事结集成书的作品,可以统称之为佛教灵验故事集。鲁迅在其《中国小说史略》中称之为“释氏辅教之书”,即释子僧人等用于辅助宣扬佛教之书。魏晋南北朝时期,已有《观世音应验记》、《续观世音应验记》、《系列观世音应验记》等数种《观世音应验记》以及《冤魂志》、《宣验记》等多种灵验故事集出现。进入唐朝以后,佛教在中国迎来其全面发展的鼎盛时期,这一时期所产生的佛教灵验故事集,虽然在撰述形式上仍蹈袭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作品,但在内容上则更加丰富。例如,六朝时期《观音经》灵验故事集较多,但在唐朝,随着禅宗的发展,尤其是唐玄宗《御注金刚经》颁行天下后,《金刚经》信仰愈加流行,产生了许多《金刚经》灵验故事集。《金刚经》又称《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或《金刚能断般若波罗蜜多经》,为印度大乘佛典。其含义为将真理、智慧引入人生的彼岸。唐代《金刚经》的盛行,仅以敦煌文献为例即可证明:敦煌文献之中所见《金刚经》经卷多达两千种以上。《金刚经》灵验故事集唐代发展较早,唐临《冥报记》和郎余令《冥报拾遗》、道世《法苑珠林》和李亢《独异志》等作品集中皆有集录。孟献忠撰《金刚般若经集验记》,全书分为上、中、下三卷,上卷为救护篇·延寿篇,中卷为灭罪篇·神力篇,下卷为功德篇·诚应篇,共收集70则《金刚经》的灵验故事,其中录自《金刚般若经灵验记》14则、《冥报记》1则、《冥报拾遗》10则,其余则为撰者依自身见闻而录写的故事。此书对影响巨大,其一,保存和记录唐朝初期佛教民俗信仰的珍贵文献。尤其是其余的40余则由撰者通过见闻等记录下来的《金刚经》灵验故事,对于了解蜀地一带的佛教与民俗信仰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其二,它还是研究日本语史的珍贵文献。本故事集早在奈良时期既已传入日本,并保存有大量的古写本。这些写有的附有日本人阅读是所标注的训点符号,成为研究日本语史的珍贵文献,被指定为日本的“重要文化财富”。

《日本灵异记》,全称《日本国现报善恶灵异记》,是日本说话文学中的滥觞之作,编撰于日本延历六年,最终成书于弘历十三年之后。上中下三卷,收录宣传佛教因果报应等佛教主题的短篇故事。可以说,《日本灵异记》一书是在受到中国灵异故事集的启发与刺激而编撰的。虽然撰者在序文的字里行间流露出强烈的本国意识,并在题目中特意加上日本国等字以示与中国同类作品相区别,但在体裁和内容等则都明显烙上了中国的印痕。这些灵验故事不仅反映了信仰群众的诉求与民俗信仰,更能体现出它的人文历史价值。日本灵异故事与中国灵异故事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不难发现中日文化的传承与交流。

团委宣传部:周建志

责编:张书唯

2016年12月16日


绵阳校区:四川省绵阳市科创园区九洲大道中段 成都校区:四川省成都市东三环路二段龙潭总部经济城内

版权所有:西南财经大学天府学院 © 2002-2017

蜀ICP备06016397号